中药百科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医书籍 > 景岳全书 > 杨梅疮(六十二) > 正文

杨梅疮(六十二)

来源:中药百科时间:2019-05-10 18:55:31

杨梅疮一证,以其肿突红烂,状如杨梅,故尔名之。其在西北人,则名为天泡疮;东南人,又谓之广东疮。凡毒轻而小者,状类茱萸,故名茱萸疮。毒甚而大者,泛烂可畏,形如绵花,故名绵花疮。大都此证,必由淫毒传染而生。盖此淫秽之毒,由精泄之后,气从精道乘虚直透命门,以灌冲脉,所以外而皮毛,内而骨髓,凡冲脉所到之处,则无处不到,此其危害最深最恶。设初起时,去毒不净,或治失其宜,而随至败烂殒命者,盖不少矣。或至二三十年之后,犹然发为疯毒,或至烂头,或至烂鼻,或四肢幽隐之处,臭烂不可收拾,或遗毒儿女,致患终身。其恶如此,静而思之,则有见此恶道,而不为寒心知避者,其愚亦甚矣。故凡治之之法,最当知要,切不可不慎也。亦有不因淫毒传染,偶中湿热而患者,此不过在皮毛肌肉之间,清去湿热,自当全愈,无足虑也。

今人每逢此患,或畏人知,或畏毒甚,而大用攻击峻利等药,多致邪毒未除,而元气先败,或成劳瘵,或即殒命,或愈久愈甚,以致败坏不能收敛,皆元气先败之故也,余见之多矣。故凡被此病者,切不可惊慌,亦不可专肆攻击,但按法渐解其毒,务使元气毫无损伤,则正能胜邪,虽毒无害。若正不胜邪,则微毒亦能杀人。此其要也,不可不察。

广疮治法,凡其初起而元阳未伤,毒亦未甚,宜速用清利,使从小便利去其毒,惟换肌消毒散为第一,其次则五加皮饮亦妙。或兼火邪者,宜秘万仙遗粮汤。或禀气多弱者,宜茯苓膏。凡此诸药,或十日,或半月,甚者一月,无不见效。一、凡生疮毒者,宜服槐花蕊,至二三升,则毒从小便泄去,可免终身之患,真神方也。有按在下疳疮条中。此疮初起时,多有先下疳,次便毒,而后疮出,是为一套。若便毒势甚,肿痛热秘,而元气素强者,即宜用会脓散,或牡蛎散,先去其毒之大势,而后用前方诸药,亦要着也。一、此疮或久而不愈,或元气素弱者,即宜用会脓散或牡蛎散,先去其毒之大势,而后用前方诸药,亦要着也。一、此疮或久而不愈,或元气素弱,或因克伐致虚,但见有正不胜邪之势,则当酌其轻重,或以纯补元气为主,凡脾肾阴阳气血,皆宜随证用方,但使气血得复,则虽毒无害。最忌见不真而执两端,则终归无益,亦是要着。

饮食宜否,有谓宜忌口者,有谓不宜忌口者,而任其发透,总之亦有其要。盖疮毒初染,毒本未甚,此时,只宜清利,使毒渐消为善。若食发物,则愈发愈多,而毒愈甚矣,此则宜忌之时也。若疮毒已久,元气已弱,脓汁既多,血气既耗,斯时也,非以药食滋补,则日见消败,何以收效。此则不宜忌者也。宜忌不宜忌,是亦宜补不宜补之法耳。使不知辩,安能无误。

疮生头面,或遍身不便处,欲其速愈,但用点药,则二三日可以脱落,亦神妙者也。但此惟治标之法耳。方在新因。(四十二)一、疮毒久蓄,发为疯毒,亦名杨梅痈漏,或蚀筋,或腐骨,溃烂不收,最为恶候,近来治法,惟五宝丹为最效,及徐东皋杨梅痈漏方,或秘传水银膏,宜择用之。

立斋曰∶天泡疮,属元气不足,邪气所乘,亦有传染而患。受证在肝肾二经,故多在下体发起,有先筋骨痛而后患者,有先患而后痛者,有疮凸赤作痛,热毒炽甚也。疮微作痛,毒将杀也。疮色白而不结痂,阳气虚也。色赤而不结痂,阴血虚也。瘙痒脉虚浮,气不相荣也。瘙痒脉浮数,血不相荣也。臀背间或颈间作痒,膀胱阴虚也。阴器股内作痒,肝经血虚也。阴囊作痒重坠,肝经阴虚湿热也。小便频数,短少色赤,肝经阴虚也。小便频数,短少色白,脾肺气虚也。面目搔痒或变赤,外邪相搏也。眉间痒或毛落,肝胆血燥也。饮食少思,口干饮汤,胃气虚也。饮食不化,大便不实,脾气虚也。清晨或夜间泄泻,脾肾虚也。

又《治法》曰∶若表实者,先用荆防败毒散,解散之。里实者,先用内疏黄连汤,通导之。表里俱实者,防风通圣散,双解之。邪热在肝经者,龙胆泻肝汤,清解之。后用换肌消毒散为主,愈后再无筋骨疼痛之患。气虚者,四君子汤。血虚者,四物汤。气血俱虚者,八珍汤。俱加兼证之药治之,自无不愈。若治失其法,有蚀伤眼目,腐烂玉茎,拳挛肢体者,但用九味芦荟丸,以清肝火,六味丸,以生肾水,蠲痹消毒散,以养血祛邪,亦有可生者。

若服轻粉等药,反收毒于内,以致迭发。或概服防风通圣散,气血愈虚,因而不治者多矣。

凡有肿硬或作痛,外用蒜灸,及敷冲和膏,内服补药,并效。

一男子,遍身皆患,脉浮而数,以荆防败毒散治之,表证乃退。以仙方活命饮,六剂疮渐愈,兼饮萆 汤,月余而愈。

一男子,下部生疳,诸药不应,延及遍身,突肿状似番花,筋挛骨痛,至夜尤甚,此肝肾二经湿热所致。先以导水丸五服,次以龙胆泻肝汤数剂,再与除湿健脾之药,外贴神异膏,吸其脓隔,蒜灸拔其毒而愈。

一童子,玉茎患之,延及小腹数枚,作痛发热,以小柴胡汤吞芦荟丸,更贴神异膏,月余而安。

一儒者,患前证,先玉茎作痒出水,后阴囊股内小腹胁臂发小 ,或干或脓窠,误服祛风等药,肢体倦怠,恶寒发热,饮食渐减,大便不实,脉见浮弦,两尺浮数,此肾水虚热,肝木乘脾土也。用六味地黄丸、补中益气汤为主,佐以换肌消毒散而愈。

一人患此,服攻毒等药,患处凸而色赤作痛,肢体倦怠,恶寒发热,脉浮而虚,此元气复伤,而邪气实也,用补中益气汤,二剂而愈。

进士刘华甫,患之数月,用轻粉、朱砂等药,头面背臀各结一块,二寸许,溃而形气消弱,寒热口干,舌燥唇裂,小便淋漓,痰涎上壅,饮食少思。此脾胃伤,诸脏弱,而虚火动也。先用六君子二十余剂,又用补中益气汤加山药山茱萸、麦门冬、五味服之,胃气复,而诸证愈。惟小便未清,痰涎未止,用加减八味丸而痊。

一男子,患杨梅疮后,两腿一臂,各溃二寸许一穴,脓水淋漓,少食无睡,久而不愈,以八珍汤加茯神、枣仁炒服,每日以蒜捣烂涂患处,灸良久,随贴膏药,数日少可。却用豆豉饼灸之,更服十全大补汤而愈。

一妇人,患之皆愈,惟两腿两 各烂一块如掌,兼筋挛骨痛,三载不愈,诸药不应。日晡热甚,饮食少思,以萆 汤,兼逍遥散,倍用茯苓、白术数剂,热止食进。贴神异膏,更服八珍汤加牛膝杜仲木瓜,三十余剂而痊。

一妇人患此,燃轻粉药于被中熏之,致遍身皮塌,脓水淋漓,不能起居,以滑石、黄柏、绿豆粉末等药铺席上,令可卧,更服神功托里散,月余而痊。(俱薛按)

上一篇:便毒(六十一)

下一篇:囊痈(六十三)

标题:杨梅疮(六十二)
声明:杨梅疮(六十二)为用户上传,不代表本站立场.

相关信息

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 SinfoSiteMap

'); })();